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住建部近日对外公布《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

住建部近日对外公布《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并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从出租与承租、租赁企业、经纪活动、扶持措施等多方面,对租赁市场的秩序进行规范,着重维护住房租赁当事人合法权益,构建稳定的住房租赁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住房租赁条例》是我国住房租赁领域首部条例性规范性文件,旨在有效规范市场秩序,推动租赁市场监管制度化,对行业发展意义重大。  “租金贷”纳入监管  “租金贷”“高买低卖”和“长收短付”是租赁市场所面对的三个最大问题。  “暴雷”的长租公寓无一例外地采取了“高买低卖”“长收短付”的做法,明显有违商业逻辑。例如,租赁企业以每月4000元的价格从房东手中收房,但只以每月3000元的价格出租给房客,一次性向房客收取半年或一年的租金,而给房东的租金则是每一到三个月一付。  此类模式下,长租公寓的所谓现金流完全是时间差造成的。长租公寓想以低价吸引更多的租客入局,企业规模可以从单一城市扩展至多城市。他们打的算盘是:当有源源不断的租客前来租房时,“高买低卖”产生的价格差总有新的房客租金来填补。  然而,市场上并没有源源不断的租客产生新的需求,来填补漏洞,或者新租客入局的速度远远追不上价格差所挖的“坑”,这场游戏就玩不下去了。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凡是快速扩张阶段的租赁企业都青睐轻资产模式,该模式背后就是管理上的松散,业务员在低价之上给租客继续打折的空间也更大。轻资产的特点是对收来的新房简单改造或者根本就不改造,如果重度装修和深度改造,就不是轻资产。分散式长租公寓大多数可以轻资产方式运营,而集中式公寓几乎都是重资产模式。因此,各地“暴雷”的几乎都是分散式运营的公寓,也就不难理解了。  对此,征求意见稿均提供了“解药”。    针对“租金贷”问题,第二十三条规定:住房租赁企业不得以隐瞒、欺骗、强迫等方式要求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贷款,不得以租金优惠等名义诱导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贷款,不得在住房租赁合同中包含租金贷款相关内容。  这意味着,租赁企业要求租客必须在指定网贷平台用租金贷形式支付租金的强行绑定行为,本次法规生效后便不再允许。  针对“高买低卖”和“长收短付”两个问题,征求意见稿第三十八条规定:  住房租赁企业存在支付房屋权利人租金高于收取承租人租金(注:高买低卖)、收取承租人租金周期长于给付房屋权利人租金周期(注:长收短付)等高风险经营行为的,房产管理等部门应当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加强对租金、押金使用等经营情况的监管。  “这一条规定意味着今后租赁企业在找监管部门备案时,监管部门会检查企业的现金流,若存在两种做法,一定会在现金流上有所体现,企业就会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中。”诸葛找房分析师王小嫱说。  《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其目的在于构建稳定的住房租赁法律关系,维护正常健康有序的房屋租赁市场秩序。特别是针对长效租赁经营模式,征求意见稿提出了多方面规范措施。  随着我国住房租赁市场快速发展,房主、房屋中介、租户等房屋租赁各方呈现的种类和数量急速扩大,房屋租赁、房屋经纪等法律关系日趋复杂。过去只针对房东和租户的法律规定,已难以覆盖对整个市场的指导和监管。近期频频被媒体曝光的长租公寓企业跑路、租金贷、虚假房源等问题,严重影响了房屋租赁市场的正常发展和秩序。  具体来看,征求意见稿提出,住房租赁企业不得以隐瞒、欺骗、强迫等方式要求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贷款,不得以租金优惠等名义诱导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贷款,不得在住房租赁合同中包含租金贷款相关内容。  对“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等高风险经营模式,征求意见稿还提出,住房租赁企业存在支付房屋权利人租金高于收取承租人租金、收取承租人租金周期长于给付房屋权利人租金周期等高风险经营行为的,房产管理等部门应当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加强对租金、押金使用等经营情况的监管,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可以建立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制度,将租金、押金等纳入监管。  业内人士对此评价称,征求意见稿中对于广泛关注的租金贷问题,明确提出了“三个不得”要求,针对租赁机构在非理性扩张过程中所存在的“高进低出”问题,给予了严厉约束。从效果上看,通过强化监管的方式,有助于提前抑制风险发生的可能。  上海易居研究院智库研究中心总监严跃进认为,上述政策的出台,进一步细化了房屋租赁市场的相关政策,特别是针对目前波动较大的长租公寓市场,征求意见稿提出的上述政策如果能真正落实,将会对长租公寓市场等房屋租赁行业发挥有效规范引导作用,同时有利于降低长租公寓经营方式的风险。  王小嫱则对媒体表示,这个说法比较宏观,“暴雷”之后房客的去留问题只能根据双方合同中规定的情形来办。房客如果进入此类高风险的商业模式,就要提前对“暴雷”后的遭遇有所准备。    划出从业人员“红线”  欺诈客户、恶性竞争、“涉黑”、租赁纠纷投诉无门……租赁市场的种种混乱,让房屋中介人员和房地产经纪业似乎成了“既让人离不开却又备受诟病”的行业,房屋经纪业服务质量和规范性亟待提高。  此次征求意见稿提出,要建立住房租赁机构登记制度,提高准入门槛。加强对于行业准入企业的监管,建立租赁机构登记制度,要求企业进行备案,制定奖惩措施,明确了房屋经纪机构及从业人员行为的“红线”。  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常务理事兼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执行主任朱树英分析称,我国房地产租赁市场的中介行业发展很不平衡,中介行业多以小企业为主,大公司数量较少,而且房屋租赁中介市场成本、竞争技术门槛较低,导致出现低价竞争的不良状态,最终都由消费者买单。  “此前市场中介行业的准入门槛太低,随着我国简政放权政策推行,很多小中介公司先去注册营业执照,只需在住建部门备案即可。准入门槛低,很容易让某些小中介公司处在政府职能部门的监管之外。”朱树英说。  朱树英建议,应该完善房屋租赁市场机制,增加供应,壮大市场主体做大规模,稳定租赁关系,加强权益保障,提高服务质量。同时,加强中介服务人员的培训,提升素质,推行从业人员登记备案制度和职业培训制度,鼓励房地产经纪从业人员参加全国评价类考级考试,施行服务等级分类。  此次征求意见稿也加大了对房屋经纪行业的监管力度。征求意见稿规定,提供住房租赁信息发布服务的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应当依法履行联网备案责任,并对信息发布者的真实身份信息负责,不得允许未备案、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或者严重违法失信名单的住房租赁企业、房地产经纪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发布房源信息。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信息发布者有提供虚假材料、虚假信息等违法情形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相关信息等必要措施,保存相关记录,并向有关部门报告;未采取必要措施造成他人损失的,依法与信息发布者承担连带责任。  此外,对于虚假房源信息是房屋租赁市场乱象中饱受诟病的一类问题。一套房屋照片成为多套房源共用“实景”、相同房源价格相差数十万元……房产中介通过发布虚假房源、伪造房屋交易价格等方式,诱导购房者、租房者上钩的情况频频发生。    针对房屋租赁企业发布虚假房源、隐瞒影响住房租赁的重要信息,泄露或不当使用客户信息等内容,征求意见稿都进行了详细的说明及相关处罚措施。  比如,对发布虚假房源信息的行为,征求意见稿规定,由房产管理部门予以警告,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责令停业1个月以上6个月以下;可以处2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总体来看,《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直面当前市场热点难点问题。如针对租金贷“暴雷”的严重后果,规定“住房租赁企业不得以租金优惠等名义诱导使用租金贷”;针对当事人对租赁合同的不尊重,规定“出租人不得擅自进入租赁住房,不得单方面提高租金、撕毁合同等内容,从公平的角度保障了承租人权益”;如针对房地产经纪机构赚取租金差价,规定“不得二次收取佣金”;要求房地产经纪机构应当对住房租赁服务项目实行明码标价,在住房租赁经纪活动中不得收取任何未予列明的费用;针对热点城市房租过快上涨,鼓励“签订长期住房租赁合同。合同履行达到一定年限的,还可按照地方政府的规定享受相应的政策支持”。  对于很多城市里的“漂一族”来说,日前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的《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是场及时雨,将会减少他们居住方面的诸多顾虑,为我国住房租赁市场的规范稳健发展保驾护航。

2020年11月28日 16:03

你可愿意“先租后买?

新房、二手房市场刚需旺盛的大背景下,“先租后买”能不能受到年轻人的青睐?  年轻上班族急着买房  历时3个月,跑遍立水桥、天通苑、北苑几乎所有二手房小区,在京工作的董畅终于购入了名下第一套房。不到70平方米的一居室,楼龄15年,总价却已超400万元。  这时他只有26岁,研究生毕业后工作刚满一年。  “二十六七岁、刚毕业参加工作,准备结婚,就差这一套房了。”在朝阳区中介经纪人小郑口中,董畅这类人是“刚需中的刚需”,看房时间稍长、但必会出手。他介绍,过去一年二手房市场最红火的时间里,看房、买房人中有不少都是像董畅这样的年轻上班族。  看似惯例,但在北京等一线城市里,动辄几百万元的购房款对年轻人而言,简直“压力山大”。但一穷二白的背后,却是急着出手买房的怪象。  与上一代人“先租后买”或“先住集体宿舍后买房”的方式完全不同,年轻人过早买房成为了“98房改”后出现的新现象。买房的现象在2000年之后才更多出现。但与不少发达国家不同,中国、特别是北京,首次购房年龄往往在25至30岁;而在英美发达国家市场,则基本都在30岁以后。  此前,也有中介机构对首套购房、首套房贷年龄做过调查,北京首套房贷者的平均年龄只有27岁,高居榜首;而在英国则是推到了37岁,在德国和日本更是到了42岁。  屡出新政倡导“先租后买”  房地产市场上,把这种上班族称为“夹心层”:有一定收入,对生活水平有一定要求,过不了公租房等保障房的申请门槛;但自己的收入又不够到市场上购买高价商品房。  于是,“夹心层”买房,就不得不变成全家勒紧裤腰带凑首付、个人拼命赚钱还月供。顾云昌说,首次购房年龄低,而年轻人又很少有积蓄、收入不高,也就出现了“啃老”的问题。  为了解决“夹心层”的住房需求,北京从2013年开始推出自住房,俗称“7折房”。不久前,共有产权住房新政征求意见,未来自住房将升级为“共有产权住房”。但对比两类政策性住房的申购条件,此前自住房中“单身年满25岁优先”变成了“单身年满30岁才能申请”。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解释,不满30周岁单身家庭可“先租后买”,形成梯度消费。而在对外征求意见的租房新政中,也赋予了租户更多公共权益,引导“先租后买”的梯度消费,来解决住房需求。“先租后买”在北京的保障房体系上,可以理解为:30岁前先租公租房,30岁后再买共有产权住房。  引导在住房上健康的“消费观”,也是此次划定“单身30岁年龄大限”的主要考虑之一,希望刚需能够“先租后买”。“30岁前年轻人买房,也大多是靠父母,给家庭背负沉重的压力;而等到30岁之后,年轻人手里有一定积蓄了,也就有一定能力贷款买房了。”这位负责人说。  “年轻人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能力去买房,30岁以后再买房也是许多国家的常规。”主要是供给侧改革,也透露着一个信号:对于住房需求的解决,不能一蹴而就。  是否想租房还看房价预期  房价预期正成为刚需在租房和买房之间绕不过的隐忧。“过去大约10年,由于城市化、货币量等多方面原因,北京房价出现的几乎10倍的增长,这在世界都是少见的。这恰恰也‘逼’年轻人不得不买房。”在未来,虽然不能明确北京房价是否会跌,但价格增长会相对放慢。  而对于年轻人,还有另一笔账要算。  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赵秀池认为,在高房价的背景下,租房是更划算的。理论上说,房地产市场如果运行良好,租售比应该在1∶300至1∶200之间。也就是说,如果把房子拿出去租,最多300个月、也就是25年内就能收回买房成本。  但以朝阳区北苑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为例,这套房子售价大约400万元左右,如果以合理的1:300计算,满足合理条件的租金应为1.3万元。理论情况下,如果房租高于1.3万元,那就是买房划算;如果房租低于1.3万元,那就是租房子划算。从该区域每月五六千元的租金来看,显然租房子比买房子划算很多。  除了在共有产权住房、租房上出台新政,北京在集体土地租赁房、企业自持租赁房上也开始有所突破。  专家分析,引导年轻人、特别是夹心层“先租后买”,最根本的是要让房地产市场更稳定,年轻人对于房价上涨的预期减少了,自然不会过于恐慌、急着买房;反过来看,买房的需求降低后,也更有益于楼市的平稳运行。

2020年07月01日 16:28

盒马鲜生北京计划再开至少10家,现门店已达30家

网易科技讯4月15日消息,北京林奥店、红星美凯龙店先后开业,盒马鲜生北京再落两子。近一个月,北京、上海、长沙、武汉已连开6家盒马新店。截至目前,北京盒马鲜生门店达到30家,五环内覆盖50%的用户。北京盒马总经理李卫平表示。“除计划10家盒马鲜生门店外,盒马Mini、盒马里等新业态都将落户北京。数据显示,全国220家盒马鲜生门店迎来线上线下双增长,特别是线上流量大增,是去年正月的2.8倍,比节前消费最高峰增长1倍多。(彭丽慧)

2020年04月16日 00:31